杭州云超贸易有限公司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571-1866638211
邮箱:service@whxingye.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中国光伏厂商的内忧外患

编辑:杭州云超贸易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中国光伏厂商的内忧外患
目前,全球光伏市场由于欧洲装机量的严重萎缩陷入了“寒冬期”。中国光伏厂商因为上述原因加之大陆内需市场的现状,也处于内忧外患的窘境,相当数量的厂商生死未卜。

全球光伏市场扫描

NPDSolarbuzz副总裁FinlayColville在7月19-20日上海举行的2012Solarbuzz太阳能光伏研讨会上,分析全球光伏市场供需情况时表示,2012年下半年起,中、印、加等地区将成为最大市场。然而,随着多晶硅、硅片、电池和模块的价格下降,产能过剩在晶硅和薄膜方面及不同地区体现出不同程度的表现。薄膜的市场份额正在逐季减少,且历史性地头一次失去对晶硅的威胁。德国晶硅电池的产能将从2011年占全球的20%将降至2013年的2%以下。

美日的需求在增长。高级分析师JunkoMovellan在演讲中称,2012年7月,日本刚推出了公用事业绿色投资税费减免法案,厂商们正考虑放弃原有的商业策略,从全部在日本生产转向合同外包。因为日本国内的需求大增,所以出口在减少,而进口激增。

Colville指出,原来一家企业上下游通吃的情况已不存在,为了提高竞争力,市场细分的商业模式正成为主流。不同于半导体市场,光伏产业没有通用的路线图,供需情况及生存竞争决定着光伏技术的演进。

供需平衡正通过价值链影响着平均售价(ASP),ASP的持续下跌刺激了新的需求,不过公司利润也因此受到了蚕食。目前,降低成本已成为解决公司亏本运营的关键因素。

2011年1季度,多晶硅的ASP是主要成本,2012年,硅片和模块的成本暴跌。硅和非硅成本将从2011年1季度的1.25美元/W降至2012年4季度的0.61美元/W。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的成本下降比欧美日的更明显。

即使营收上升了,但多晶硅的利润仍在不断逐季下降。2012年1季度,电池厂商实现了正利润,硅片厂商的利润出现了1位数的下降。下游厂商的毛利润季度环比翻了1倍,回升至2011年2季度的利润水平。

中国厂商的外患

随着光伏作为高成长领域,不同地区祭出了不同生存策略,一些国家出现了要求国内本地化制造的倾向。虽然采用的方法和投融资方式不同,但最终目的相同,即增加其国内就业数量。这样,光伏产业的调整和企业生存正通过贸易保护战沦为一种政治工具。

美国出于保护本土厂商目的开展的“双反”已对中国光伏电池厂商造成了严重打击,中国主要厂商2012年上半年的业绩大幅下滑,全年业绩肯定也会非常难看。虽然阿斯特这样的铁骨硬汉令人尊敬、钦佩,但终裁结果如何及对厂商的进一步影响都还不得而知。

不过,据人民日报报道,中国2011年自美国和韩国进口的多晶硅比2008年增长432%,均价由每公斤300美元跌至20多美元。这些低价多晶硅对中国多晶硅产业造成了重大冲击。中国商务部20日发布公告称,决定从即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太阳能级多晶硅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立案调查,对原产于韩国的进口太阳能级多晶硅进行反倾销调查。此次调查由江苏中能、江西赛维、洛阳中硅、重庆大全4家中国多晶硅企业共同发起。他们发现,美国联邦和州政府向多晶硅企业提供的大量补贴,使美国厂商获得了成本和价格优势,导致美国企业向中国大量低价出口多晶硅。

黄金十年之前的内忧阵痛

晶澳太阳能CEO方朋援引EuPD2012的调研报告表示,欧洲在上网电价政策引入后,追求投资回报的投资者推动了该市场的第一次井喷。目前,随着上网电价下调,投资驱动的市场逐步萎缩,部分地区正进入平价上网阶段,普通电力用户将成为市场主要驱动因素,形成第二次井喷。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其他光伏市场也将遵循类似的增长周期。

方朋在描述中国光伏发电平价上网路线图时指出,目前,中国一半以上地区的实际光伏发电成本已低于全国工商业用电平均电价。模块价格日趋稳定,未来BOS将成为系统成本下降的主要因素。

光伏产业在最初有几百家厂商的技术驱动期刚进入几十家厂商构成的生产驱动期,能整合资源进行大规模制造的厂商将具备竞争优势,光伏产业即将进入发展的黄金十年。之后,经过不断整合,在市场饱和期,最终剩下的4、5家大厂商会占据主要市场份额。

中国光伏市场上,激烈竞争使阿斯特、韩华、尚德、天合及英利的ASP急剧下降,导致了毛利率和销售收入随之暴跌,且运营成本和净利息费用率急剧上升。2012年一季度,中国主要光伏企业的阿特曼Z值均小于1,甚至有企业小于0,这些表明他们的财务状况已处于风险区域。

光伏行业健康状况的基本要求是净资产收益率高于银行贷款利率,假设净资产收益率为8%,2012年一季度上述5家企业的季度平均资产周转率为12.2%,平均权益乘数为3.8,所得税率按20%计算,据他们的平均运营成本和净利息费用率,及其他指标测算得出基本毛利率要求为26.5%,而实际平均毛利率仅有2.5%,这种过低的毛利率远低于健康状况。

天合光能副总裁徐大江指出,各国政府的补贴政策在减弱,从2011年下半年起,资本市场对光伏厂商的投资也呈现出快速萎缩态势。然而中国市场上,对外出口模块的厂商数量不仅未减少,反而从2011年的370多家增加到了2012年的420多家。这表明行业整合并未发生。其中增加的是200-500MW的厂商,业界应认真思考他们的生存模式和竞争能力。

对于美国对中国电池厂商的“双反”,他表示,2012年全球光伏需求量约为30GW,未来几年仍将不断攀升。长期看,政治因素终究压不过经济规律。但短期内,个体企业要生存,必须想法设法不成为先烈,要坚持到光伏产业春天的到来。

在严肃的话题讨论间隙,仍有一些轻松的调侃。有演讲者指出,美国的“双反”对中国的硅片厂商未产生太大影响,可能只是地域会有些变化(如韩国和台湾地区等)。保利协鑫是中国厂商在“双反”案中唯一的受益者,国内的多晶罩很可能会涨价。

中国光伏电站:看上去很美丽,实际处处有陷阱

国家发改委能源所研究员王斯成分析指出,中国光伏电站市场上,政策和法规都已明确,技术和资金也不缺,但各种收费没有统一标准,电网、发改委、财政部等多个相关管理部门间的协调是目前最大的问题。这其实只需各方聚在一起半天会议就可解决,但由于各部门只考虑自身的权力和利益,因而问题至今仍迟迟未决。

光伏电站建设市场存在着很多从美丽外表看不到的问题。例如,电网建设与国家规划步调不一致。现在建一个光伏电站需约3、4亿元资金,政策规定由电网公司建,然后由开发商按电价交费。但电网公司以种种借口推拖不建,让开发商自己花钱建。即使电站建成后,电网公司也不批入网。在建站前,开发商找电网设计公司时,对方报价几十万元,高的离谱,很不合理。

土地、消防、防震等诸多部门看到这个市场有前景,因此纷纷伸手抢食,让开发商承受了太多压力。

另外,现在由于中国电网能力有限,基本处于轮发状态。一座10MW的电站,满发时每年可有150万元的收益。如土地税按1元/m2收较为合适,但现在标准考虑到各地区差异等因素,范围是1-6元/m2,可变因素太多。在很多地区,2元以上就会把开发商的利润基本吞噬。江苏等光伏大省类似现象很严重。

王斯成透露,宝钢一个50MW的光伏电站项目,仅防震检测的收费就有100万元,简直把开发商当成了“唐僧肉”。

他还表示,中国目前并没有真正的电力市场,基本是国家5大电网公司垄断,由此导致的问题很多。

例如,山东魏桥集团自办电厂为自己企业供电,也向邻县送电,电价比国家电网低1/3。魏桥与电网为此矛盾很深,山东电力局曾组织了1500人,对方也组织了上万人,双方冲突很严重。还有,陕西地方电力集团(地电)和国家电网陕西分公司之间为争夺供电地盘也曾发生了严重械斗。王斯成表示,这其实都是不合理的体制原因造成的。

另外,对于政府电价补贴,他透露,2013年,安装验收后补贴改成按电价补贴的新政策可能会落实。这可有效避免光伏电站建成后出现无法发电或转手等一系列问题。
上一条:厦门半年建17个屋顶光伏电厂 下一条:LED散热基板介绍